网站首页
用药知识
字号

认识一下:我们是糖皮质激素

2021-09-22

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  杨东

大家好,我们是糖皮质激素家族!我们这个家族成员很多,本领与习惯也各不相同;但为方便起见,建议大家还是先按口服、外用、注射、吸入等来认识我们。总之,我们的本领强大,通过不同的给药途径,可以治疗多种疾病。可是,我们也是有小烦恼的—经常有患者一看见我们就一脸嫌弃,唯恐避之不及……所以,借这个机会,我们正好重新做个自我介绍,增加大家对我们的了解。

再次骄傲地强调,我们糖皮质激素家族成员众多—但是,我们在体型样貌上大同小异(都是甾体主核),只是修饰上有所不同。我们作用广泛而复杂,随着剂量不同,作用也不一样。正常生理情况下,我们调节糖、蛋白质、脂肪、水电解质的物质代谢;在应激状态下,我们会被大量分泌,帮助机体度过危机。新闻上曾报道过“汶川地震十大生命奇迹”,其中,有的人在废墟下靠吃蚯蚓、野草、喝尿,拖着受伤的身体,可以奇迹般地坚持6~7天直到救援到来。这些生命奇迹的发生,就有我们糖皮质激素的功劳,所以我们也被称为“应激救命激素”。

一、分泌

我们出生在肾上腺——这是一个位于肾的上方,像“窝头”形状的结构。“窝头”(肾上腺皮质部)最外层的球状带是盐皮质激素的出生地,它们主管水盐代谢,调节血管容量和血压;往里的束状带就是我们糖皮质激素的出生地了,再往里的网状带则是性激素的出生地。“窝头”中央窟窿眼儿的位置(肾上腺髓质部),是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的出生地。

如果我们分泌不足,机体会发生物质代谢失调甚至死亡;相反,长期大量服用,也会发生多种不良反应、并发症,甚至危及生命。

二、体内过程的影响

大体上来说,我们在人体内会经历吸收、分布、代谢、排泄四个过程,而每个过程都有很多影响因素。下面,我们就为大家简单列举其中几个影响因素吧。

如果说血管是我们到达工作场所的高速公路,那血管中的血浆蛋白就是行驶中的一辆辆大客车。我们中约90%的兄弟会上车睡觉(结合型),剩下约10%的兄弟(游离型)是有活性的,能发挥药理作用。可见,大客车(血浆蛋白)的数量会影响我们的作用,而肝肾直接影响大客车的生产和报废数量,自然也会间接影响到我们的代谢和排泄。所以,肝肾有问题的患者朋友,需要调整我们的剂量。

坊间流传的“糖皮质激素三兄弟”一直是我们家族的骄傲。“大哥”地塞米松(长效),工作时长可达36~54小时;“二弟”泼尼松(中效),工作时长约为12~36小时;“三弟”可的松(短效),工作时长约为8~12小时。但是,对于“二弟”泼尼松和“三弟”可的松来说,干活前必须先在肝脏变身成泼尼松龙和氢化可的松,才能发挥作用。所以,肝脏有问题的朋友,只能使用已变身完毕、具备工作状态的泼尼松龙或氢化可的松。

我们的代谢受肝药酶的影响,而很多药(如苯巴比妥、苯妥英钠、卡马西平、利福平、保泰松等)长期应用后,会对肝药酶产生诱导或抑制作用,进而改变我们的持续时间和作用强度。所以,当你需要把我们与这些药合用时,要小心哦!

偷偷告诉你:在影响体内过程的因素、药物相互作用、剂量选择等方面,临床药师们很在行,能够与医生配合,让我们扬长避短,更多发挥积极作用,避免不良反应。

三、作用与机制

1.生理作用

生理剂量下,我们主管物质代谢。我们的口号是“升糖、抑蛋白、重布脂肪”,具体来说,就是:升高肝糖原、肌糖原和血糖;促进蛋白质分解,抑制其合成;将脂肪重新分布,把脂肪由四肢重新分布到脸、胸、背、臀等躯干位置。同时,我们还可以激动盐皮质激素受体,产生弱的盐皮质激素样作用——“保钠排钾”。

2.药理剂量

药理剂量下,我们除了可以“升糖、抑蛋白、重布脂肪、保钠排钾”外,还有“一退、三抗、四系统”的作用。

(1)退热:我们能稳定溶酶体膜、减少内源性致热原的释放,抑制体温中枢对热原的反应;对严重的中毒性感染有良好的退热作用。在能调节人体体温的药物“三剑客”(氯丙嗪、非甾体抗炎药和甾体类抗炎药)里,我们(甾体类抗炎药)就位列其中。

(2)抗炎:无论是物理性、化学性炎症,还是病原微生物性、免疫性炎症,我们都有强大的抗炎作用。急性炎症早期,我们通过增加血管紧张度、降低通透度,减轻充血,抑制白细胞的浸润和吞噬反应,减少炎症因子的释放,进而可以改善红、肿、热、痛的症状;炎症后期,我们通过抑制成纤维细胞、胶原蛋白、黏多糖的合成,防止黏连和瘢痕形成。必须指出的是,炎症其实是人体的防御性机制,虽然我们能有效减轻炎症症状,但不能随意乱用,否则可能矫枉过正,因小失大。

(3)抗过敏与免疫抑制:我们对免疫过程中的多个环节有抑制作用,小剂量主要抑制细胞免疫,大剂量则可抑制体液免疫。我们通过抑制肥大细胞释放组胺、5-羟色胺、慢反应物质、缓激肽等过敏介质,抑制过敏反应,减轻过敏症状;通过阻断致敏T-淋巴细胞诱发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聚集等,抑制器官移植的排斥反应和皮肤迟发性过敏反应。因此,我们是治疗排斥反应、过敏性疾病、自身免疫性疾病(风湿/类风湿性关节炎、系统性红斑狼疮)等的主力军。

(4)抗休克:我们可以兴奋心脏,加强心缩力,扩张痉挛的血管;抑制炎症因子对组织的损伤;稳定溶酶体膜,抑制心肌抑制因子形成;提高机体对内毒素的耐受力(但对外毒素无效),治疗严重休克(特别是对感染中毒性休克,效果更好)。

(5)中枢神经系统:简而言之,我们的作用就是提高中枢的兴奋性。我们可是顶着“应激救命激素”头衔的,理应提高大脑的兴奋性,让身处地震废墟下的伤员保持清醒,坚持到救援到来,让休克的人尽快恢复意识。但是,有时候我们也有心无力、爱莫能助(比如碰上癫痫和精神病人)。

(6)骨骼系统:抑制成骨细胞的活力,减少骨中胶原的合成,促进骨中胶原和骨基质的分解,使骨质形成发生障碍。

(7)血液与造血系统:我们会刺激骨髓造血功能,使红细胞和血红蛋白增加;使中性粒细胞数量增加而功能降低,降低其游走、吞噬、消化等功能;使淋巴细胞减少;大剂量应用时,会使血小板和纤维蛋白增多,从而缩短凝血酶原时间;可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、粒细胞减少症、血小板减少症、过敏性紫癜、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

(8)心血管系统:我们可提高血管对缩血管物质的反应,增加血管壁肾上腺素受体的表达,升高血压。

四、应用与用法

(1)大剂量冲击疗法:适用于抢救急性、危重的疾病,如休克、急性移植排斥反应等。但是,应用时要配合胃黏膜保护剂,防止急性消化道出血。常用氢化可的松静脉给药,首剂200~300 mg(有必要时可高于1 g/天),逐渐减量,不超过3~5天。

(2)一般剂量长期疗法:采用每日清晨或隔日清晨服药方式,治疗结缔组织病或肾病综合征。常用中效的泼尼松/泼尼松龙,开始时每天10~30 mg,获得疗效后逐渐减量,每3~5天减量1次,每次递减20%,直到最小有效维持量。对于内源性糖皮质激素,每天早上7~8点是我们分泌的高峰,午夜0点则是分泌的低谷。所以,为了让外源性糖皮质激素和内源性糖皮质激素分泌尽量保持一致,减少反馈抑制作用造成的不良反应,请大家一定记得清晨吃。

(3)小剂量替代疗法:模拟生理剂量,治疗肾上腺皮质功能不全。例如,每天服用可的松12.5~25 mg,或氢化可的松10~20 mg。

此外,需要着重强调的是,无论何种应用方法,都不能突然减量或停药,否则可能会造成原有病情加重,或发生皮质功能不全的现象。

五、不良反应

通过前面的讲解,大家对我们可以“妙手回春”这一点应该有了新的认识——但物极必反,如果长期大量使用,生理作用和治疗作用也会变成不良反应。比如:

——我们可使脂肪重新分布,形成满月脸、水牛背;

——我们可使肌肉中蛋白质的分解增加、合成减少,导致四肢消瘦、皮肤变薄、伤口不易愈合,因此创伤修复期病人禁用;

——我们可使骨组织中的蛋白质分解增加,又可抑制成骨细胞活力,进而可导致骨质疏松;

——我们还会升高血浆胆固醇,形成高血脂和动脉粥样硬化;

——我们可以激动盐皮质激素受体,产生较弱的盐皮质激素样作用(保钠排钾),还可增加肾小球滤过率和拮抗抗利尿激素,使尿量增加,长期用药可增加骨质脱钙和低血钾;

——我们可促进糖异生,减少葡萄糖氧化分解,使血糖升高;

——我们会抑制炎症反应,而诱发或加重感染;

——我们可使胃黏液的分泌减少,而发生胃溃疡或十二指肠溃疡;

——我们会影响易感患者的房水流畅,而使眼压增高,故需要定期查眼压、眼底等;

——我们可以通过胎盘,并使胎盘功能不全,因而增加死胎风险,所以孕妇最好不用;

——我们可兴奋中枢神经系统,而诱发精神病、癫痫、儿童惊厥等。

六、禁忌证

对于我们,有些患者应禁用或慎用,包括:活动性消化性溃疡患者,骨折、创伤修复期患者,角膜溃疡患者,肾上腺皮质功能亢进患者,严重高血压患者,糖尿病患者,孕妇,抗菌药不能控制的感染(如水痘、麻疹、真菌感染等)患者,以及严重的精神病或癫痫病人。

以上就是我的自我介绍啦!希望能通过这个介绍,让朋友们趋利避害,正确认识和应用糖皮质激素。